教育部基教司“RAP”贺岁,画风突变“不正经”

浏览量:13 次

.

教育部基础教育司贺岁短片



“基教、基教,大木仓胡同37号。”


“这里没有鸡在叫,可是起得比鸡早。”


“我们紧跟部领导,一心想把事干好。”


“2018基教工作爬坡又过坎,11项奋进之笔6项在攻坚;招生入学公平公正人人都有权……”


1月30日,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发布贺岁短片。基础教育司简称“基教司”,巧妙地以谐音自称“鸡叫司”。司长吕玉刚、副司长俞伟跃、副司长马嘉宾、副巡视员王岱等纷纷出镜,并自称“J4男团”。


他们一改往日发布会上一本正经的严肃形象,以“RAP”形式将基教司过去一年的工作娓娓道来。视频发出后,网友们纷纷评价“会玩”“画风突变”。


此外,对于2019年基教司的工作,近期教育部部长陈宝生的发言似乎可以让人看出一些端倪。


2018多个重磅政策引发行业地震


过往的2018年,基础教育领域几个重大的政策变动都引起了行业震荡。


“学前教育,深化改革,娃娃有人管”


首先不得不说的就是学前教育新规的颁布。“到2020年,全国学前三年毛入园率达到85%,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公办园和普惠性民办园在园幼儿占比)达到80%。”政策的逻辑是,幼教事业将成为一项普惠性公共服务。而对于资本市场则是利空。“民办园一律不准单独或作为一部分资产打包上市。”这一政策让幼教资产整合的遇冷成为必然。


紧接着,在今年1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开展城镇小区配套幼儿园治理工作的通知》中要求,小区配套幼儿园应由当地教育行政部门办成公办园或委托办成普惠性民办园,不得办成营利性幼儿园,一度引起幼儿园行业内的争论和部分机构的恐慌。有业内人士预计,在2019年,将有更多学前教育相关配套政策下发,整个行业面临进一步的规范和洗牌。


“校外培训 ,综合治理,一切更规范”


2018年,教育部大力度去做的一件事就是校外培训机构的治理。2月开始,教育部等四部门启动专项治理行动,对培训机构的证照、教学内容是否超纲、教师资格证、重大安全隐患等问题进行排查。截至目前,全国共摸排校外培训机构40.1万所,整改完成率98.9%,陆陆续续,不少问题机构上了“黑名单”。


这一切的落脚点是“减负”。而减负仅仅依靠规范校外培训机构是不够的,还涉及学校、家庭甚至整个教育体制。在约束培训机构之外,政策也对学校做出了规范和要求,出台中小学生减负三十条。


其中比较重要的一点就是从制度上解决课后“三点半”问题。北京市拟从今年9月起,在全市义务教育学段提供三点半后全覆盖的课后服务,进一步增加教育资源。


同样作为配套措施,教育部还制定了面向中小学生的全国性竞赛活动管理办法。2018年2月,教育部发文规范面向基础教育领域的竞赛管理,并展开清理整顿,查处了一批违规竞赛活动,各大杯赛纷纷停办。9月,竞赛活动的清单管理制度建立。今年1月,首批通过审核的名单公示,科技创新类、学科类、艺术体育类共31项竞赛上榜。


“高中普及,高考改革,大学梦圆满”


近年来,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一直进行,中、高考改革一直是中学生和高中生的关注热点。改革的初衷是促进公平、科学选才,破解唯分数论影响学生全面发展、一考定终身使学生学习负担过重、中小学择校现象突出等社会问题。而2018年,安徽宣布延缓实施改革、浙江高考英语出现“加权赋分”,山东模拟选科结果惹争议……一系列事件让新高考受到越来越多的质疑。12月12日,教育部新闻发言人回应称,新高考改革还在进程当中。


“防止欺凌,杜绝暴力,严把安全关”


2018年,多起校园暴力恶性事件仍在陆续发生,并愈发受到社会关注。为遏制相关事件的发生,2017年教育部等十一部门联合印发《加强中小学生欺凌综合治理方案》,首次明确界定了“校园欺凌”这一概念,并明确了事件处置流程、惩戒实施欺凌学生的措施以及一些预防举措。2018年4月,国务院教育督导委员会办公室决定在2018年开展中小学生欺凌防治落实年行动。随后,北京市、广东省、天津市等地先后出台相关举措。但目前,校园欺凌相关法律还存在盲区。


“义务教育,城乡一体,有重要进展”


“大班额”也是被频频提及的热词之一。2018年来,大班额、超大班额数量比2017年分别减少了18.9%和48.7%,为近10年来最大降幅。推进义务教育免试就近入学全覆盖,全国24个大城市免试就近入学比例达98%。支持全面改善贫困地区义务教育薄弱学校基本办学条件,94%的学校达到20条底线要求。92.7%的县级单位实现义务教育基本均衡,16个省份整体通过国家认定。


教育部长称2019要继续打硬仗


2018已逝,2019可期。


1月30日,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在2019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谈到2019年教育工作的思路和目标。陈宝生指出,现在办学短视、功利问题比较突出,中小学生太苦太累,评价弊端根深蒂固,“这些问题桩桩件件都要打硬仗、打持久战。”


陈宝生提到,各地要进一步建立健全生均拨款制度,特别是尚未健全的个别省份今年上半年务必出台,确保到2020年建立并落实各级学校生均经费基本标准和生均财政拨款基本标准动态调整机制。办教育单靠财政投入不行,还要把全社会的力量和资源都调动起来。《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已由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并原则通过,要完善社会捐赠优惠等政策,扩大社会投入。


学生学习方面,要大力加强实验教学,开足开齐开好实验课程,提高学生动手能力和解决实际问题能力。“不会阅读就不会学习”,现在学生普遍阅读量不够,阅读习惯欠缺,要广泛开展中小学生阅读活动,读经典、读原著,在系统阅读、大量阅读、深层次阅读中发现问题、思考问题、提升素养,增长知识见识。


现在,“小胖墩”“小眼镜”越来越多,在升学压力下,学校体育有“边缘化”的危险,视力不良和体质健康水平仍是学生素质的短板。陈宝生表示,今年要做好四方面工作。一是评价。继续开展学生身体健康素质监测,把体育工作纳入教育现代化评估指标体系、纳入考试制度改革、纳入督导评价内容。二是保障。体育设施设备要重新厘定标准、逐步配齐,师资要有计划培养补充。


考试评价方面,要抓住关键环节,深化高考、中考改革,形成更加全面的考试、更加综合的评价、更加公平的选拔,发挥教育评价改革领头雁作用。


家庭教育工作也是2019年的工作重点,陈宝生称,要通过家委会、家长学校、家长课堂、购买服务等形式,形成政府、家庭、学校、社会联动的家庭教育工作体系。今年要研制家庭教育指导手册和家庭教育学校指导手册,针对不同学龄段设置课程、开发教材、举办活动,引导家长掌握科学的教育理念和方法。


“现在教师负担很重,各种填表、考评、比赛、评估,各种与教育教学科研无关的社会性事务,让老师们疲于应付。”陈宝生表示,今年要把为教师减负作为一件大事来抓,教育部将专门出台中小学教师减负政策。要全面清理和规范进学校的各类检查、考核、评比活动,实行目录清单制度,未列入清单或未经批准的不准开展,要把教师从“表叔”“表哥”中解脱出来,更不能随意给学校和教师搞摊派。要把时间和精力还给教师,让他们静下心来研究教学、备课充电、提高专业化水平。


此外陈宝生提到,今年,职业教育要“下一盘大棋”,将印发实施《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启动“1+X”(学历证书+职业技能等级证书)制度试点,深化产教融合、校企合作,推动办学模式由参照普通教育向类型教育转变。


新京报记者 冯琪 编辑 潘灿 校对 卢茜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教育部基教司“RAP”贺岁,画风突变“不正经”